当前位置:龙8国际-官网 > 赛事集锦 > 社会责任报告 >
攀枝花冶炼史至少已有两千多年?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日期:2019-09-21 14:03
+ . -

  攀枝花是闻名全国的“钒钛之都”,然而这座城市的冶炼史究竟有多长?是从上世纪60年代才开始的吗?

  其实,从2000多年前至今,攀枝花乃至攀西地区的冶炼历史一直在延续,从未停歇。

  据市老科协副会长邹京发介绍,市老科协一直在搜集攀枝花和攀西地区古代采选矿、冶炼及金属加工史料。从已经搜集到手的史料看,从古至今,这些地方在冶炼方面至少有三个特点:一是创业起步早,米易庙门前商周遗址出土的矿渣,表明这里的冶炼可追朔到2000多年前。二是冶炼遗址点多面广,从凉山州到攀枝花市已经有据可查的有66个点。三是有相当的规模,攀枝花的宝兴山上,留有3个采银洞和3个挖铜洞,2个银洞联通要走上1天;冕宁的麻哈金曾最高年产达15000两;盐源的洼里金厂,采金人曾达3万人之多,采得最大一块金有31斤之重,30年累计生产了10万两金子。

  邹京发说:“我们认为,2000多年以前的米易‘庙门前遗址’在先,1000年左右的仁和‘长箐沟遗址’居中,当代的攀钢列后,正好串连成一条有力的实物证据链,证实攀枝花从古至今都是中国西南的钢铁工业重地,冶炼历史至少已经有2000多年,值得攀枝花人自豪与骄傲!我们一定要千方百计保护好它,利用好它。”

  老君山猜想

  2018年10月和2019年6月,市老科协老专家们2次来到山清水秀的仁和老君山,考察千年前的长箐沟冶炼遗址。遗址在老君山脚下的长箐沟一侧,从沟口往上,当地人称下段为“下厂”、中段为“中厂”、上段为“上厂”。

  考察中,老专家们来到一处桃林边的土坎下,只见土坎又高又长,被苔藓、藻类植物覆盖。老专家们先是在桃林里拣到几块大者直径超过20厘米、小者不低于10厘米,颜色黝黑,结构或密实、或状如蜂窝的冶炼铁矿遗留下的渣块。接着他们于土坎上发现多处裸露出同样的渣块,并且发现表面相当坚硬,类似炉壁的地方。后来,他们又在旁边一户村民家高大的堡坎上发现体量更大的冶炼渣块,还发现表面有黄锈的铁矿石。

  据该村民介绍,这些渣块都取自那道土坎下的地里,是他开地种桃树时挖出的,数量很多,大的已被他用来砌堡坎,小的堆在地边,可惜很多被山洪冲走了。老专家们说,这户村民家的堡坎简直就是一堵“展示攀枝花古代冶炼历史的博物墙”,可以称这个古代冶炼场遗址为“长箐沟冶铁遗址”。同行的本土居民王永森说,不止是冶铁,附近还有炼银的遗址,地名至今还叫“银厂沟”。冶炼者为保平安,还在山顶修建了太上老君庙。

  在汇总情况时,老专家们结合当地的太上老君庙和周边早已被文物考古发现并认定的多处军事古堡分析,老君山周围的保安营、万宝营等古堡,有可能是为保卫冶炼遗址而设置的。

  由此,一种观点认为这是明清时期用于军工的冶炼遗址,军工属高度机密,因此周边才会有那么多驻军保卫的军事古堡遗址;一种观点结合附近还有“银厂沟”的地名,认为有可能跟造币有关,也属于国家高度机密,需要驻军保卫;也有人认为这是秦朝时期遗址。

  邹京发说:“推测因为事属‘机密’,我们这些年查阅了许多当地以及周边的地方志,这一带冶炼遗址均无文字记载。争论无果,但大家都认为,无论是明清遗址,还是秦朝时期遗址,至少可以把攀枝花的冶炼史由短短50来年,向前推进到1000多年前。”

  庙门前的发现

  2015年3月20日,《四川日报》以《攀枝花发现商周“冶炼场”遗址冶炼史提前2000年》为题,报道了米易庙门前遗址发掘过程。

  2013年5月,四川省考古院以及当地文物部门在对成昆铁路米攀段进行考古调查时,在米易县丙谷镇东侧沙沟村8组东南面的山坡梯田上,发现了这片遗址。当时这片遗址是当地村民改造的梯田区。然而走上梯田田埂,地表就散落着商周时期的夹砂陶片。它们从何而来?考古人员展开钻探,发现土层之下含有商周及战国时期的石器陶器,初步确认了这是一处商周时期的聚落遗址。因当地小地名叫庙门前,命名为庙门前遗址。

  经过4次复核确认后,2015年1月4日,四川省考古院对这片铁路施工将要破坏的区域进行抢救性发掘,惊喜很快出现。


中冶微信号

轻推